蒙古国,重新学习蒙古文

2020年3月18日,蒙古国政府正式通过《蒙古文字国家大纲》,该大纲计划从2025年起全面恢复使用回鹘式蒙古文(即传统蒙古文),在此之前,新闻出版业要做到使用西里尔蒙古文和回鹘式蒙古文双语,公务员也将参加老文字培训。

届时国家公务文件中将同时使用西里尔蒙古文和回鹘式蒙古文,而更远的未来将全面使用回鹘式蒙古文。

纵观历史,各式蒙文的传播都离不开政治势力的推广,蒙古文字史与政治史交织在一起,如今回鹘式蒙古文的回归也是一样。

什么是回鹘式蒙文

在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各部,蒙古迅速崛起之前,因族群的活动空间较小、社会组织规模小、经济活动规模较小、社会交往也较少,口头交流就可以应付日常所需,蒙语还未出现相应的文字,人们在需要记录时使用刻木记事的方式加深记忆。

南宋使团书状官彭大雅在自己的见闻录《黑鞑事略》中对这种现象留下了比较详细的记载:“只用小木,长三四寸,刻之四角,且如差十马,则刻十刻,大率只刻其数也,其俗淳而心专,故语言不差,斯法说谎者死,故莫敢欺伪。”《建炎以来朝野杂记》中也提到:“鞑靼亦无文字,每掉发兵,即结草为约,使人传达,急于星火。或破木为契,上刻数划,各取其半,遇发军以木契合为验”。

随着蒙古渐渐崛起,社会组织变得复杂,活动空间也变得更大,没有文字显然会增加经济、政治、军事、社会、文化各各方面的沟通成本,制约发展速度,文字成为了蒙古人的刚需。但如何创造一种本民族的文字却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

创造一种可以普及的文字才能更好治理这么大的疆域

(图片来自junrong/Shutterstock.com)▼

随着蒙古各部逐渐统一,活动范围变大,蒙古族与其他民族的交往日益密切,部分蒙古族人也自然而然的借用了临近民族的文字,像西部与回鹘交往时使用回鹘文字;东南部与辽国、金国、南宋交流时则多用汉字,其中金国降臣为推广汉字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而后记载了成吉思汗一生的《蒙古秘史》是以蒙古语写成

目前流传下来的唯一完整版本是汉字标音本

(此为1908年印刷版本 图片来自:Wikipedia)▼

回鹘语与蒙古语同属黏着语类型,语音的相似之处较多,而回鹘文字已经出现了四个世纪,较为成熟。乃蛮部控制的区域靠近回鹘人,与回鹘人的政治、经济交流较为频繁,比成吉思汗领导的乞颜部更早接触回鹘文字,掌握程度也更好,甚至任命了回鹘人为掌印官,管理人事委任和财务,事实上已经用回鹘文来助力管理了。

对于蒙文的产生起到决定性作用的事件是铁木真征讨乃蛮部。1204年乃蛮部被征服后,其掌印官回鹘人塔塔统阿得到任命,教授铁木真的四个儿子使用回鹘文字拼写蒙语。两年后,征服各部的铁木真获得成吉思汗称号,开始委任专人用回鹘式蒙文编辑文书,记录习惯法与成吉思汗言论,从此标志着回鹘蒙语正式成为蒙古的国家文字。

成吉思汗博物馆中悬挂的是传统蒙古文的书法作品

(图片来自SUJITRA CHAOWDEE/Shutterstock.com)▼

等到忽必烈争得汗位后,大蒙古国实质上已经分裂,如何能协助元朝在实际控制区进行管理、巩固统治,成为了实际问题。为了方便各类文字的准确翻译,忽必烈命令国师八思巴创立蒙古新字,其成果被后世称为八思巴文,如果用于拼写蒙语就被称为八思巴蒙文。

八思巴文在藏文基础上创制的拼音文字,可以直接译写藏语、蒙语、汉语、回鹘语、梵文,被后世苏联历史学家誉为13世纪国际字母表。这种先进的文字也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推广,扫盲班在各地快速开办,且对蒙汉民都开放,学员可以免差役,学而优可仕。

八思巴蒙文诏书

(图片来自:wikipedia)▼

但是八思巴文也存在缺陷。它与回鹘体蒙文存在自然形成的过程不同,它完全起源于统治者的个人意志,而国师八思巴精通藏文、梵文,但不包括蒙语,所以没有考虑到蒙语粘着性的特点与蒙语各地方言的特殊情况,且字形复杂,没有标点,在实际使用中并不方便,这一文字也随着元朝覆灭而基本废止了,只剩部分喇嘛继续使用。

不过回鹘体蒙文依旧保持旺盛的生命力,并在使用的过程中逐渐完善。14世纪的语言学著作《蒙文启蒙》规范了回鹘体蒙文的语法,与书写规范,促进了这一文字的发展,到了17世纪回鹘体蒙文的字形、语法都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出现大量词典、语法书等著作,最终演变成如今国内蒙古族同胞使用的胡都木蒙古文。

西里尔蒙文的推行

在我国境内的蒙古族人仍然使用回鹘式蒙古文的同时,蒙古国则早在1940年就开始推行另一套文字系统——西里尔蒙文。

屹立在乌兰巴托的雕像

用西里尔蒙文介绍苏联将军朱可夫

(图片来自beibaoke/Shutterstock.com)▼

所谓西里尔蒙文,就是以西里尔字母书写的蒙古文。西里尔字母又称斯拉夫字母,公元9世纪拜占庭帝国的教士圣西里尔和梅福吉二人为了方便向斯拉夫民族传播基督教,而在希腊文字的基础上创造了格拉哥里字母,用以翻译圣经。后来格拉哥里字母经过一个世纪的演变逐渐规范化、系统化,形成了今天的西里尔字母。

早期西里尔字母和古希腊字母比较相似

(图片来自:wikipedia)▼

随着广义基督教东西分裂为天主和东正教派,西里尔经文也就成为了东正教的教文,开始通行于斯拉夫民族为主体的国家和地区之中。俄罗斯、乌克兰、塞尔维亚、保加利亚等国的官方文字都是西里尔字母。

保加利亚-蒙古在南极的共同项目

竖立了西里尔文字的纪念碑

(图片来自Inoceramid bivalves/Wikipedia)▼

20世纪30年代前后,苏联为苏联境内的许多少数民族进行文字改革,用西里尔字母替代原有的少数民族文字字母,包括哈萨克、乌兹别克、东干、车臣等民族都在那时改用了西里尔字母。

蒙古国独立之初,受当时苏联大力推广西里尔字母的影响,在1940年开始使用西里尔字母拼写蒙古语。到1946年,被称为是苏联最后一个编外加盟共和国的蒙古人民共和国全面使用西里尔字母代替了传统的回鹘式蒙古文。

从实际使用来讲,西里尔字母比回鹘字母更适合现代社会的发展。

传统蒙古文与西里尔蒙古文▼

首先回鹘字母在创造之初吸收了中亚粟特文的元素,但受到古汉字从上至下的书写习惯影响,导致回鹘式文字的单词是从上至下拼写。

回鹘字母不像英文和西里尔文字母那样个个分明,每个单词都有一条主干连接所有发音的字母,一个单独的字母出现在单词的头、中、尾不同位置都有不同的写法。这是传统蒙古文的美感和生命性所在。但在通行横向排版的现代社会,竖写的文字就显得格格不入。

回鹘字母▼

还有一个原因是蒙古民族开始形成的时期,也就是成吉思汗统一蒙古的时候,蒙古高原东西存在着很多突厥、东胡民系的遗民,各个部落语音语调相异,这都体现在了蒙古传统文字上。蒙古语有七个元音,但在传统蒙古文书写出来的只有五种,而且传统蒙古文还有t、d不分,阴阳性不明确等弊端,而西里尔字母书写蒙古文则更加规范和清晰。

不同的道路让内外蒙古在文字使用方面渐行渐远,中国境内蒙古语使用者逐渐优化和改良回鹘体蒙古文,而蒙古国选择了直接用西里尔字母书写,一劳永逸地解决传统文字出现的问题。

蒙古国货币上的西里尔字母

(图片来自:Wikipedia)▼

两者各有优劣,不可一概论之,但从民族文化传承的意义上来说,回鹘体显然更具优势。

这也成为如今蒙古国文字改革的主要理由之一。

民族主义猛药

上个世纪90年代,不管是苏联境内的加盟共和国,还是原本受苏联控制的东欧国家都经历了思想巨变,蒙古虽地处亚洲却也不例外。

苏联在蒙古国独立之初实行的铁血政策,如枪毙蒙古国的宗教人士,清洗反对苏联的异见人士,二战时期大规模征用蒙古国物资的旧事都在二十世纪末的那一段时间被重新翻出,成为了苏维埃时代的痛苦记忆。曾经传遍全国的西里尔字母,也被视为苏联对蒙古国的文化侵略。

泽登巴尔是听话的小弟

才能当上蒙古共和国领导人

(图片来自:oliver-queen92.livejournal.com)▼

1992年2月12日,蒙古人民共和国改国名为蒙古国,并更改国旗国徽。也就是在这一年,俄罗斯从蒙古国撤回了原苏联驻扎在这里的军队,蒙古国走向了真正的独立自主。

蒙古国恐怕还要感谢戈尔巴乔夫

(1992年的他终于戴上了和里根一样的帽子)

(图片来自Bob Galbraith/Wikipedia)▼

1992年到21世纪初这段时间,俄罗斯的经济和国际地位不断衰退,侧面影响了蒙古国文字改革的推进。为消除苏联的影响力,蒙古大呼拉尔(议会)于1992年宣布从此逐步恢复使用回鹘体蒙古文。

数十年间,以中国内蒙古自治区为中心的中国蒙古学学界对于传统蒙古文字的研究和使用,以及回鹘体蒙文印刷技术、计算机输入法的发展,让蒙古国相关学者看到了传统蒙古文与现代社会相融合的范例。

回鹘式蒙古文的手写体和印刷体

(图片来自:wikipedia)▼

2011年蒙古国政府出台规定,政府官员与国际机构或外国官方机构进行交流时须使用回鹘体蒙古文。蒙古国公民的出生及结婚证明、教育机构颁发的受教育证书等官方证件上以回鹘体蒙古文和西里尔蒙古文并排书写。

乌兰巴托的第十六届亚欧会议纪念碑

只用了英文和传统蒙古文

(图片来自Truba7113/Shutterstock.com)▼

蒙古国总统巴特图勒嘎当选总统之后,加速了回归传统蒙古文的进程,在民间快速推广传统蒙古文书法。

而今年2月27日,出于对中国新冠疫情的关怀,蒙古国向中国捐献了3万只羊,相关官方文书上只用了回鹘体蒙古文,释放了蒙古国文字改革的强烈信号。

毕竟是草原上的国家

(图片来自Apolla/shutterstock)▼

今年3月18日,蒙古国正式通过《蒙古文字国家大纲》,决定从2025年起全面恢复使用回鹘式蒙古文。

在一个已经使用了七十余年西里尔字母的国家,蒙古国文字改革无疑会是艰巨而漫长的,甚至有可能是曲折的,但是只要开始着手改变,就有成功的希望。正如成吉思汗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山虽然远,只要一步步走总有一天会到。

参考文献:

代高峰 蒙古族文字变迁研究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图片来自:beibaoke/Shutterstock.com

原文链接

上一篇:20多年后,那些还在玩四驱车的人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